黄夏茵:构建社区老人心理关爱服务社会立体网

文/广州市星空社会工作发展中心 黄夏茵

 

摘要:该研究是本人在广州市Z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长者部工作期间,以本社区长者作为调查对象,采用了电访调查、当面谈话了解情况和现场观察的方法。研究分析了社区老年人的心理现状、心理问题产生的原因及应采取的对策与办法。目的是强调社会老人服务不仅包括对老年人身体的护理照顾,还应该包括对老年人精神的慰藉和心理的关爱。结论是关爱老人要从心理开始。呼吁政府加大社区精神文化生活硬件的投资建设,提醒我们作为专业的老年社会工作者,要特别关注老年人的心理健康问题,认真开展好针对性的精神关爱活动,帮助老年人排除不良心理、引导和培养健康的价值取向。让广大老年人能够生活在温馨、快乐、幸福的环境氛围中,安度自己的晚年。

关键词:老年人  社区老人 心理关爱

 

一、引言

 

我国目前正处于人口老龄化加速时期,民政部预计到2016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龄人口将达到2.16亿,约占总人口的16.7%。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养老社会问题刻不容缓。而居家养老则是适应我国人口老龄化实情、符合我国传统文化观念的一种城市养老方式,是我国现实条件下的养老重要模式。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口结构的变化,当今的老年人也承受着社会转型变化的阵痛压力:旧传统的儿女养老模式不复存在,家庭日益呈现规模小、空巢化趋势;而新的社会养老保障制度又不完善,大多数老人正处于“未富先老”的阶段,老年人群的精神健康问题正在日益成为一个亟待关注和解决的社会问题。

本人目前正在广州市Z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长者部进行社会工作,参与了一些老人理性情绪治疗模式的个案和老年人小组活动,深感老年人心理关爱服务的迫切性和重要性。老年人从退休日起至身体失去自理能力之间,其实是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可以说这是进入人生中的另一个阶段。在这个过程中,伴随着身体机体的生理变化,老年人的心理也会发生相应的改变,如果得不到相应的疏导,很容易出现失落恐惧的情绪障碍而影响养老生活质量,严重的还损害身心健康。根据《新课程学习》期刊发表周云朝《老年人精神关爱与心理健康研究》一文中的调查数据表明:有82.39%的老人希望能得到别人精神方面的关爱;有67.79%的老人认为情绪对身心健康影响比较大。情绪影响健康是现今被普遍认同和接受的道理,事实上,对于大多数以居家养老方式生活的老年人,有很多因素可以影响到个体的身心健康,大致上可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精神关爱环境不够优化

1、社区非优化硬件条件造成的影响

大多数社区并没有建立起专门为老年人服务的社区老年服务中心,老人在社区没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家。虽然有的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内设有长者部,但人数很少,受各种条件限制,其服务的投入与延续性远远不够,而社区居委会则有大量繁多的基层事务兼顾,所以社区的资源十分有限,人、才、物普遍短缺,捉襟见肘,对于老年人的心理关爱还难以达到社会的预期。

2、家庭非优化环境带来的影响

我国约94.5%以上的老年人为居家养老。因此,家庭环境的优劣对于老年人身心健康的影响不容忽视。 晚辈处于拼搏阶段,工作忙,压力大,对老人生活和健康缺少关爱,再加上沟通上有代沟,难免使老人产生孤独、伤痛、失望、不满等不良心理,从而影响到老人们的身心健康。

(二)老年人认知滞后带来的影响

由于个体受自身教育程度和价值观等因素影响,一些老年人认知改变比较滞后,对退休缺乏必要的心理准备,不能正确认识退休和进入老年后的生活,对原工作单位和企业依然存有依赖思想。认为自己过去的单位和企业应当继续负责照顾自己。一旦有些要求得不到解决就认为关爱不到位,于是发牢骚、骂街。认知滞后必然使自己在较长的时期里难以适应新的生活环境,会带来一系列心理问题,从而影响身心健康。

(三)缺乏专业老年领域社工、服务能力不足所带来的影响

我国社会工作处于起步阶段,从业人员总量严重不足,从业人员总体上专业化程度较低,基本素质不足,使其不能有效满足社区老年人对心理援助等方面精神关爱的需求,难免给老人带来这样或那样的心理问题。

(四)许多老年人缺乏必要的心理保健知识

对于老人来讲,精神关爱不仅仅是一种被动的接受,同样也是一种自我安抚的行为主动。而由于各种原因,多数老年人缺乏必要的心理卫生保健知识与技能,这就使得许多老年人平时不懂得如何去做才能使自己拥有和保持良好的心态,由此可能会使一些老年人的心理问题长时间得不到有效的解决,从而影响老人的身心健康。

(五)疾病对老人身心健康的影响

人到老年后,难免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疾病,但如果久病不愈很容易使老人产生紧张情绪和恐惧、自卑心理。此时尤其需要别人的精神关爱,特别是来自子女和亲人们的关爱,否则会使老人丧失对生活的自信,不利于继续治疗,从而使病情进一步加重。

(六)缺乏人际交流对老人身心健康的影响

在以上研究文献的调查中发现,有38.56%的老人认为退休进人老年后自己活动范围减少了;有70.42%的老人感到自己很少与朋友交往;人与人之间缺少必要的交流与联系,等于失去来自他人的精神关爱,会使自己的不良情绪不能及时地释放出去,会进一步加重心理负担,很容易使老人失去对生活的自信,从而影响身心健康。

同样调查数据显示:有32.05%的老人认为自己不能够安心养老,有76.65%的老人认为当自己得到别人的关心、关爱时心情会很愉悦。因此,精神关爱工作开展的优劣与否,不仅会影响老人的身心健康,还会影响老龄群体的思想稳定和社会的和谐与文明进步。如今,老年人在物质上的需求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他们所需要的正是来自社会和他人方方面面的精神关爱,通过精神关爱帮助老人们树立自信、感受价值,从而快乐、健康和有尊严地享受自己的晚年生活。

 

二、社区是老年人的精神归依

所谓“社区”,是指由居住在某一地方的人们结成多种社会关系和社会团体,从事多种社会活动所构成的社会区域生活共同体。在我国城市里,则是居民社会生活的共同体和社会的基本单元,也是当地社会的一个缩影。可以说,加强社会管理的重心在社区,改善民生的依托平台在社区,维护稳定的根基在社区。社区是社会建设的着力点和支撑点,社区也是广大老年人生活、活动的最主要空间。从国际国内社会服务的实践考察来看,社区是老年社会服务最主要的覆盖领域。

我国的城市社区建设的兴起与发展反映了我国社会经济和政治发展的必然要求,也体现出了我国社会政治体制和基层管理的特色。主要是依托社区而形成了各种社会组织,其中包括1、以社区为管理对象的组织,如:社区党组织、街区行政组织、政府下派在社区承担相关 管理职能的组织; 2、社区居民组织的自我管理的群众性、自治性组织,如:居民委员会,业主委员会; 3、在社区内活动并参加和承担某种社区事务管理和服务的组织,如:社区社会组织、非盈利服务组织等。

当今,我国社会管理方式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转型,其中包括退休老人管理体制机制的转型和服务模式的转型,退休老人管理体制和服务方式的社会化已是大势所趋。老人们原来的人生的重心在工作单位,其人生价值也主要通过在单位的岗位工作得以体现,退休后,他们的生活中心无疑将转移到社区中来。退休老人与原工作单位的关系日渐疏离,退休老人社会化管理和服务的主要承担者将是社区,社区在退休老人管理和为老服务方面所起的作用将越来越大。退休老人管理的社区化,必然增加退休老人精神情感上对社区依赖感,如何使其有效地融入社区生活,重构其精神情感家园,是社区工作面临的新课题。而那些没有了工作单位的老年“社会人”,其精神根基将转移到其长期生活的社区,社区便成为他们天然的精神归依。因此,建立老年社会服务体系必须扎根在社区,社区老年工作开展的情况如何,将直接影响老年人的养老生活质量。而老年心理关爱服务作为社区服务的一个重要项目,可以通过社区平台,尽可能广泛地为老年人提供心理关爱服务。

 

三、社区老年人面临的心理健康问题

从哲学的观点看,世界就是两大块,一是物质,二是精神。从人的需求来看,也是这两大块――物质和精神。但是,人的这两大需求并不是均等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是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统一体。它是根据人的不同阶段,不同条件下各有侧重。人到老年,既需要物质保障,又需要精神赡养。当物质生活有了基本保障,老年人的精神心理需求就更加突显。这是因为,人的心理是以人的生理为基础的。同时,又受生理状况的极大影响。随着年龄的增长,到了老年期,身体各器官功能逐步老化,各种疾病也逐渐发生。这必然给老年人带来心理的负担和恐惧,怕生病给自己带来痛苦,给家庭带来拖累。这些心理上的压力,又促使老年人的病情加重,形成恶性循环,严重威胁老年人的心身健康。一方面老年人因身体原因,影响着心身健康,另一方面,老人突然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感觉被社会所抛弃,价值认同感降低。加之退休后收入减少,家庭的绝对地位也受到挑战。这些生理的和社会角色的变化,必然会引起老年人的心理问题和心理障碍。如果这些消极负面情绪得不到及时的排解和干预,老年性心身疾病,包括神经衰弱、失眠、抑郁症、胃溃疡、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心脏病、癌症及老年性痴呆症等就有可能发生。目前社会中流传的65岁现象,虽然有些夸张,但也足够说明心理问题的严重性。老年人60岁从工作岗位退下来,第一年是无事可做,烦躁不安;第二年是失落难忍,寂寞孤单;第三年是茶饭无味,夜里难眠;第四年是抑郁成疾,住进医院;第五年是病情加重,命归黄泉。从有关调查研究数据看,近几年老年人出现的心理问题及心理疾病越来越多,这一现象正在加速发展。因此,我们必须加倍努力,不断创新,为预防和解除老年人的心身疾病做出新的贡献。

我国老年人心理关爱工作滞后,我国老年心理关爱的研究及其实际工作的开展,虽然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但目前还处在初始阶段。还滞后于我国老龄化快速发展,滞后于广大老年人心理健康的迫切需求,突出表现在以下“四个不到位”。

一是对老年心理健康的认识不到位。包括很多老年人对心理健康在认识上还有许多误区,突出表现有:心理健康“无知论”,多数老人不懂心理健康知识,简单地认为健康就是躯体方面无病。不懂得百病从心生,百病先治心的道理;还有是心理健康“无谓论”,对心理出现的问题不重视,认为心理问题不是病,采取无所谓的态度;再有就是心理问题“丢人论” ,把心理问题与精神病简单地划了等号,认为有了心理问题就是得了精神病,认为躯体上有病到医院治疗是正常的,但要看心理疾病,则是丢人现眼的事。

二是政府指导不到位。心理关爱工作目前多数还处在自发松散的状态,没有正式的组织和相关法规政策的保障;还没有足够的财力投入,心理关爱工作的教育、研究机构还很少,而且多数都是一些现状的调查和了解 ,发现问题的较多 ,在解决方式上实际出台的干预措施和政策少;社会力量的积极性也还远远没有发动起来。

 

三是心理关爱理论研究不到位。结合我国国情、文化理念开展理论研究还有一定距离,大多还停留在一般性、经验性、模仿性的层面上。还没有形成全面而强有力的理论体系支撑。

 

四是开展心理关爱活动的实践还不到位。我们的工作仍是继承传统的多,创新的少;一刀切得多,个性化的少;依赖别人帮助的多,激发老人自身潜能的少,远不能适应各种群体、各个个体老年人多层次、多元化的心理需求。

 

四、构建老人心理关爱服务的社会立体网络

回顾20世纪的伟大技术成就,可以看到,网络(信息)技术是一项影响最为深远的技术发明。网络技术的出现标志着人类历史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网络技术的发展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与观念,也促成了社会结构的网络化,这是技术发展促进社会变革的典型表现。而社会网络结构完全打破了传统社会的线性决定模式,所提出的现实要求则是:摧垮一切明晰的边界。因此,社会的网络结构是一种立体的结构,社会网络结构的出现,要求我们根据这一社会结构的特征去重新理解和界定人们之间的关系,重新在人们之间的网络关系基础上设计社会合作的行动方案。例如,过去由于受传统思想的影响,一直认为赡养老人只是儿女的责任,如确有发生家人不可承受的困难,就向上级政府民政部门申请援助,随着社会环境与人口结构的变化,这样一种垂直线性的管理模式明显跟不上日益老年化社会的需求,当困难者得不到有效援助,容易成为孤立无助的个体。所以,构建老人心理关爱服务的社会立体网络之目的,是打破将个体分隔开来的行政边界,使得人与人、个体与团体、政府与社会之间能密切地联系在一起,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整合全社会的资源来共同关爱老年人。

(一)仍要发挥家庭在老年人的精神慰藉中的关键作用。

尽管当今年轻人赡养老人的负担日益加重,且很多年轻人因工作等原因难以居住在老人身边,但子女对父母的物质赡养和精神关怀对于老年人来说仍有着非同一般的价值,孝顺的晚辈与和睦的家庭是老人精神上的重要慰藉。调查显示:“家庭和睦”、“晚辈孝顺”在老人对生活满意的原因中位居一、二位。这些充分说明子孙在老年人的精神世界中占着十分重要的位置,老年人的精神生活是否满意、心理是否愉快,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子孙们的孝心。在子女忙于工作的情况下,“常回家看看”,哪怕经常打打电话,对于老年人来说都具有特别的意义,是其精神愉悦的一个重要源泉。

(二)只有社会多方面参与,才能形成关爱老人的社会合力。

 

1、政府主导:将老年精神关爱纳入老龄事业发展规划

健全老年精神关爱社会服务体系,必须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各级政府应将老年精神关爱纳入“社会工程”建设,科学制定总体规划,为老年社会服务体系建设提供良好的制度环境。出台相关扶持政策;加大公共事业投入,适当设立老年精神关爱工作专项引导资金和补助奖励,吸收企业和社会机构的慈善捐助,努力形成多元化的社会资金投入机制;加强规范和监管,整合现有老龄管理资源,建立监督机构评估老年精神关爱工作;开展一线服务人才的教育与培训。同时,政府加强社区老年服务中心的建设,是将社会对老年人的关爱落到实处的基础工程,除了在硬件上的建设之外,还要为社区有需要的老人建立社区老年档案。这份档案不是简单的信息罗列,而是从生物、心理、社会等层面全方位记录的动态档案,包括以周期性健康检查记录、服药记录等构成的个人健康信息;以家庭基本资料、家系图、家庭主要健康问题资料等构成的家庭档案,以及其生活习惯、生活能力、慢性病史等构成的慢性病随访记录等。使社区老年服务中心真正成为连结社会各方面关爱老年人群的纽带。

2、依托社区:以项目形式全面开展老年精神关爱服务

社区是广大老年人精神文化活动的最主要空间。从社会的角度来看,社区工作人员对于老年人的精神生活和心理健康无疑起着重要作用。建立老年社会服务体系必须扎根在社区,将开展老年精神关爱服务作为社区服务的一个重要项目,通过社区平台,尽可能广泛地为老年人提供精神关爱服务。我们Z社区就组织有老年乒乓球队,有“耆声高歌”合唱队,长者部经常组织老年人参加社区的各类活动,包括节日游园、表演节目、厨艺展示和出外游览新落成粤剧博物馆等等,使老年人能老有所思,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生活多姿多彩。

3、社会协同:形成社会化老年精神关爱服务队伍

老年精神关爱服务是一项公共服务,政府是服务的制度供给者和必要的资源供给者,但服务的直接生产者应当是社会化的,首先,其主体可以是公益性的社会服务组织,社区自治组织协调社区资源共同开展服务,例如组织高校的志愿者与老人建立常态的探访机制,经常上门慰问老人,还可以教老人如何使用智能手机的新功能,使老人与晚辈们交流沟通更方便等;同时还要吸纳社会志愿者包括老年志愿者参与“互助-自助”式服务。发挥老年人组织的作用。我们Z街社区就组织有耆心协力互助队,他们当中有专业技能的老人、热心的老人,他们有较强的帮助他人的意愿,由于年龄相近,心理相通,在关爱老人方面,可以收到其他人难以起到的效果;其次就是仍要适当发挥单位工会、人事部门的作用。尽管随着体制改革和认识制度改革的深入,单位对老年人的关爱日渐减弱,这也是必定的趋势,但单位工会、人事部门在关爱老年人方面不能完全退出,节假日的慰问,开个座谈会,对一些老人上门探望探望,组织一些活动,一些重大事项征求一下老年人的意见等等,都会使老年人感到欣慰;再就是要发挥各类媒体在关爱老年人中的作用。各种媒体举办有关老年人专题节目,就某一有关老年人的话题展开讨论,对某一有关老年人事件进行深度报道,等等,都会传播对老年人的关心、关爱,引起老年人的关注。只有社会各方面共同参与,相互拾遗补缺,发挥各自的特定作用,才能形成关爱老年人的社会合力。更重要的是,只有形成有广泛社会参与的关爱老年人精神健康的服务队伍和机制,才能真正满足老人精神关爱服务的需求。

 

(三)有针对性地为老年人排忧解困是化解其心理郁结的最好钥匙

社会转型的过程,同时也就是社会不同群体之间利益关系的调整过程,是利益再分配的过程。老人群体中的个体差异也是很大的,这种差异不仅源于在岗时单位条件的差别,也受到退休后自身、家庭和社会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因而老人们养老生活中所面临的困难也是各种各样的。有困难的老年人的内心世界和精神诉求更加复杂,更期望能得到社会的关心帮助。一方面,社会需要建立正常的机制,确保老人中的困难群体的利益得到相应的提高;另一方面,社会也要更多在精神层面关注他们,社区组织、社会工作者、社区志愿者等应多开展不定期探访慰问活动,使其感受到社区的温暖,社会的关爱。而作为以老龄事业为使命的社区老年服务中心,则要进一步强化精细化、亲情化和个性化的服务精神,根据老年困难群体的具体情况,针对不同人员所遇到的不同困难,如收入低经济生活困难的,身体健康较差、日常生活照料有困难的,婚姻生活不顺的,单身独居或空巢的,子女就业困难的,心理孤独、精神失落的,等等,有针对性的采取不同的措施途径和方式方法,帮助他们解决困难,以实现老年群体之间的和谐,提高其生活质量。帮助老人解决实际困难,是对老年人最好的心理慰藉,是化解其心理郁结的最好钥匙。

 

(四)更新观念,寻求老年精神关爱服务的新路径

优势视角是社会工作中的一种理念,是一种关注人的内在力量和优势资源而非问题和病理的视角。它强调把人及其环境中的优势和资源作为服务过程中的关注焦点,着重挖掘人自身的优点和潜能,帮助其认识优势,从而达到解决其外在或潜在的问题。

 

“积极老龄化”是研究和解决老年精神关爱问题的理论“钥匙” ,它从理论和实践上克服了传统的消极老龄观的认知和应对策略。它揭示:老龄化并不只是一个消极的社会变迁过程,老年人作为家庭和社会的重要人力资源,老龄产品包括服务产品需求的大幅增加等,也将积极推动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只要有积极的应对策略,老龄化应当成为一个积极的社会发展过程。以“积极老龄化”理论解析中国老年人的精神健康问题,能十分清晰地显示精神健康对老年人健康积极生活的重要性以及政府和社会为老年人提供精神关爱服务的必要性和积极意义。在为老人的服务过程中,坚信每一位老人就是一部动态“史书”,是社会的“资产”;始终将关注点放在老人所具有的能力、阅历和经验,而非其缺陷、症状和问题。鼓励老年人继续使用他们的才干和经验贡献社会。

 

“助老自助”是老年精神关爱服务的最终目标,具体来说就是期望通过服务,帮助老年人增强独立性而非依赖性,以期能够在日后遇到类似的挫折和困难时,可以独立自主地加以解决。在目前Z社区的社会组织里,老年人是其组成主体,往往是基于老人的兴趣爱好,在平时娱乐、交往过程逐渐组建起来的,他们或一起娱乐健身,或热心公益事业,自发组织在社区调节邻里矛盾纠纷、关心下一代,或组成老年志愿者队伍,帮助需要的老人等等,从自发组织、自娱自乐,逐渐带动、凝聚社区其他老人,形成一定规模,经常性组织开展相关活动。既可丰富老年人的文化娱乐生活,增强社区凝聚力,增强老人的社会归属感,实现老有所乐;也可充分发挥一些有技能、有专长的老人的作用,实现老有所为,在社区组织活动中重新体现其人生价值,增强其成就感;还可充分发挥老人在社区公共事务管理、和谐社区建设中的骨干作用,丰富充实其内在精神生活,提高其精神生活质量,提升其自尊自豪感。

 

五、结语

当前我国社会正处于复杂的社会转型期,老年人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精神文化追求也在发生变化,老龄事业也面临着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对老年人的关爱也需要不断创新,不断丰富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提高其养老生活质量,这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部分。可以预期,老人心理关爱服务将在未来我国社会养老服务体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此,关爱老年人的心理,是全社会的责任,也是今后居家养老服务的趋势,只要各方面共同努力,从细微处入手,涓涓细流将汇集成爱的河流,滋润老年人的心田,使老人在养老生活中,一样活出生命的精彩和意义。

 

参考文献:

(1)曾科:《广州市社区老年人心理健康状况与社会支持的关系研究》,《医学与社会》2016年第4期。

(2)陈玉明:《上海市老年人社区心理健康服务模式》,《中国老年学杂志》2014年第5期。

(3)李荣珍:《智慧为媒,私人订制,关爱老年人心理健康》,《中国信息界》2014年第12期。

(4)周云朝:《老年人精神关爱与心理健康研究》,《新课程学习》2012第1期。

(5)傅双喜:《关爱老人从心理开始》,《中国政协》2011年第18期。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