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学院院士钱德勒:大学教育需要被颠覆

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进步,在线课程、讨论小组、实习实践、自我探索和自我完善将成为今后教育的主流模式

《财经》记者 马国川/文 苏琦/编辑

“教育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面临如此严峻的挑战。”美国科学院院士维奇·钱德勒(Vicki Chandler)教授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说:“科技改变我们人类的速度非常快,教育者需要更多从其他学科吸收最前沿的知识,推进教育。”

钱德勒女士是公认的当今世界最重要的遗传学家之一,2014年被奥巴马总统任命为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NSB)成员,任期六年。该委员会负责向总统和国会提供权威的国家科学政策建议。目前,这位著名科学家是密涅瓦大学学术校长兼自然科学学院院长。

美国科学院院士钱德勒:大学教育需要被颠覆

(“密涅瓦大学实行的是跨学科教学,在这里已经没有所谓的学科知识了,直接就是概念的运用和思维习惯的培养。我们培养的核心能力是批判性思维、创造性思维、有效地沟通和互动。密涅瓦不但关注学生的学习本身,更关注知识的转化。”)

密涅瓦是一所仅有六年历史的新型大学,却是全球录取率最低的大学,比进哈佛、麻省理工、斯坦福还要困难。密涅瓦没有校舍,上课主要通过在线平台,学生在四年时间里要在全球七个不同的城市里学习。

相对于传统大学教育模式,密涅瓦大学是一个勇敢的挑战者。“传统的四年制大学已经无法适应未来的需要,大学教育本身需要被改革、甚至被颠覆。”钱德勒说。

在钱德勒看来,流水线式的传统培养方式未来一定会被打破,“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进步,在线课程、讨论小组、实习实践、自我探索和自我完善将成为今后教育的主流模式。”

与此同时,钱德勒主张,“大学应该培养能够学习的人,他们有批判性精神,有创造力,他们具有国际视野,有广泛的思考能力,能够用证据去做决策。”

“教育不会消失,只会不断进步。”作为一个科学家,钱德勒并不是一个“科学主义者”,她认为:“在巨大的挑战面前,教育需要不断地进步,通过培养人才来引领时代。”

大学教育需要被颠覆

《财经》:在过去30多年来,你在多所大学任教。在你看来,现在的大学教育模式有什么问题?

钱德勒:现在大学的激励机制有问题。它偏重于学术研究,而不是鼓励教学。把教学做好是需要花费非常多的精力的,成效也很难衡量。一个教授的时间是有限的,如果没有一个体系和机制鼓励他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教学上,他们当然会重视研究而轻视教学。

《财经》:中国的大学也有这样的倾向,以“研究型大学”为荣,不是特别注重教学。

钱德勒:这是一个普遍性问题。另外,大学教育中最重要的就是实践知识,教育的第一步是帮助学生通过提高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来实现人生理想,第二步则是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但是目前的教育连第一步都没能完全实现。

《财经》:为什么要提高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

钱德勒:因为现在的大学没有真正的通识教育,不过是把各学科知识混杂在一起,而不能帮助学生建立对这个世界的深度认识和批判。一所优秀的大学不应该只是传授知识,而是必须训练学生有意识地去提高实践知识,重在培养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包括个人技能层面的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以及人际互动层面的有效沟通和有效互动。只有这样,大学生才能实现人生理想。

美国科学院院士钱德勒:大学教育需要被颠覆

《财经》:每一代人所处的时代环境都在变化,你所说的“不断变化的环境”主要指的是什么?

钱德勒:主要是科技的发展太迅速,比如互联网技术。密涅瓦大学创办人本·纳尔森认为,传统的大学一年级是不应该存在的,因为一个领域的基础知识的学习完全可以利用网络和社会资源自主完成。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确实为年轻人学习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他们可以不像以前那样必须进入大学,许多科目可以通过网络学习。现在有一些人在小范围内成为先行者,但并没有扩散到更大领域,产生极大的冲击。但是我相信,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进步,在线课程、讨论小组、实习实践、自我探索和自我完善将成为今后教育的主流模式,传统的模式面临极大的挑战。

《财经》:有些人说,因为有网络等先进技术,年轻人完全可以通过分散性的自主学习来完成学业,传统大学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您怎么评价这种观点?

钱德勒: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能够成为主动学习者。这就需要给予学生成为好的学习者的工具,无论在学校内还是在学校外,他们都能够成为主动的学习者。在现在这个网络大爆炸的时代,找到信息是非常容易的,但是如何去应用这些信息、如何去思考才是非常关键的。

《财经》:学生仍然需要有人来指导,通过教育来引导。

钱德勒:因此,大学不会消失,但是会被改变。在技术不断进步的背景下,传统教育面临巨大的挑战。传统的四年制大学已经无法适应未来的需要,大学教育本身需要被改革、甚至被颠覆。

《财经》:相对于传统大学来说,密涅瓦就是一个具有颠覆性的大学。

钱德勒:密涅瓦是一所基于学习的科学建构的大学,它将认知心理学、行为分析学在课程设计和研究中用到极致。对学生来说主动学习才是最好的方式。我非常相信主动学习,自己也一直在用主动学习的方式去教学。

密涅瓦大学结合了多种先进的技术平台以推进学生的主动学习。我们自己开发了一个线上平台。无论学生在全球哪个地区,都能找到顶尖的老师给你上课,不必受限于时间和空间的约束。密涅瓦的课程都是小班化的,每一个班级不超过19个人,全部是互动研讨的形式。学生与教授进行沟通都必须基于材料和概念,提出自己的分析和观点。而不是像传统大学那样只是从老师到学生的单向的信息传播。虽然其他大学也有师生交流,但不是像我们将其作为主要的做法。

“教育是一门科学”

《财经》:许多人认为,教育是一门自由度非常高的艺术,所以在教学上有各种各样的做法。

钱德勒:教育是一门科学,也应该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尤其是人工智能、脑科学等的研究成果,应该运用到教育上来。比如,密涅瓦大学的老师一次说话不能超过四分钟,超时会有系统提示。这个系统最大程度还原了线下的互动形式,甚至更加智能,快速反馈。

《财经》:其实,先进的科学知识在教育上的应用实际上是远远不够的。很多教学者都是经验主义者,并没有从学习科学角度上去思考如何教学。

钱德勒:对,很多的教授不知如何教学。其实,商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甚至工程等任何一个领域,学习科学的原理都可以在教学当中运用。密涅瓦大学有一个非常大的项目,就是教师主动利用学习科学的原理,未来我们还要把它推广给其他的大学。

美国科学院院士钱德勒:大学教育需要被颠覆

《财经》:这是你离开原来的大学,到这么一个新型大学任教的主要原因吗?

钱德勒:我加入密涅瓦大学,也希望打破目前把各个学科截然分开的教育模式。密涅瓦大学实行的是跨学科教学,在这里已经没有所谓的学科知识了,直接就是概念的运用和思维习惯的培养。我们培养的核心能力是批判性思维、创造性思维、有效地沟通和互动。密涅瓦不但关注学生的学习本身,更关注知识的转化。我们希望,学生最终成为能做明智决策、有开阔思维、有创新能力的世界公民。

《财经》:那么,密涅瓦大学和传统大学的教育模式之间主要区别是什么?

钱德勒:在传统的大学里面,学生来自全世界,老师在同一个地方,大部分的学生也都待在校园里面。而密涅瓦的老师分布在全世界,学生是居住在一起的。我们没有自己的校园,我们把学生所在的城市作为一个校园。我们会有体验团队帮助学生能融入到他所在的城市中去。密涅瓦大学使用的是“沉浸式全球化体验”的教学模式,重在培养学生学以致用的能力。我们教的是如何学习和实践性的知识,实践性知识会反复训练。

《财经》:教育的主要内容是三方面:一是怎么教,二是教什么,三是在哪儿学。

钱德勒:这个概括很好。在一个固定地点、由固定的老师对学生讲授知识,学生是流动的,校园和老师则不动,这样的教育模式在世界上出现时间并不长,它成形于工业革命以后。二三百年以来,它实际上是和大工厂一样,这种流水线式的培养方式,未来一定会被打破。

《财经》:密涅瓦大学是否有完全打破传统大学教育模式的野心?

钱德勒:我们期望密涅瓦的独特模式能够引起高等教育界的关注,然后去思考和改变传统教育模式存在的问题。我们能够打破的其实是本科的博雅教育,并不能够代替大学学术研究的职能。大学作为一个研究机构,不断地生产出新的思想、技术,我们也是这种研究的受益者。如果说大学没有研究的话,对于世界来说是一个损害。

如果密涅瓦大学模式能够推广给更多的学校,或者密涅瓦大学的一些做法被其他的大学所运用。如果有更多的有创造力、有系统思维的学生,并且能够有效沟通的话,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好一些。

《财经》:现在密涅瓦模式在美国大学里面是不是产生了一些很积极的影响?

钱德勒:不仅仅是美国,很多大学对密涅瓦产生了兴趣,经常邀请我们去做演讲和交流。当然,我不认为整个密涅瓦模式可以照搬,只要其他大学引入其中一部分就有意义。例如,香港科技大学就和我们有合作。今后我们会去做更多的推广。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前进道路。

“教育不会消失,只会不断进步”

《财经》:作为一个教育者,你认为现代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大学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呢?

钱德勒:50年前的大部分工作现在都已经消失了,现在的许多工作也在改变。面对这样的急剧改变,一个人要有开放性和理解力,否则就难以跟上时代的变化。要做一个成功者,想要成为这个世界的引领者,能够不断适应新变化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在以前,在大学学的东西可能用一辈子,现在大学传授的知识可能很快被淘汰。可能教育者本人都不知道如何来面对这么一个急剧变化的世界,所以学习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大学应该培养能够学习的人,他们有批判性精神,有创造力,他们具有国际视野,有广泛的思考能力,能够用证据去做决策。

《财经》:将来科学能不能在很大程度上取代教育的功能,甚至完全取得教育?比如,就像电脑可以插卡一样,知识也可以植入人的大脑。

钱德勒:我不同意这种观点,因为教育是一种必须的需求,它关乎我们如何去改变一个孩子,让一个人去学习。对教育的这种需求至关重要,我不能想象教育变得不重要,知识的传输确实是可以被取代的,这也是为什么密涅瓦大学教的都是实践性知识,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知识。实践性知识是不断演化的,我们所教的内容会随着现实改变而改变。

《财经》:是不是整个国际教育界都有这样的担心和顾虑:教育赶不上这个时代。以前教育是在引领时代,在今天教育却被时代、尤其被科学技术拖着走?

钱德勒:教育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面临如此严峻的挑战。科技改变人类的速度非常快,所以我们要不断地去重新培训人才。现在教育遭遇巨大挑战,教育者需要更多从其他学科吸收最前沿的知识,推进教育。这不是个人要去完成的事,而是要在一个系统完成。为此就要改革学校体制,有更多的激励让每个老师有动力去学习和提高自己的水平。

《财经》:您在这么多年的教学中肯定接触了很多中国大学生,在您眼里,他们和美国的大学生有什么区别吗?因为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教育模式培养出来的。

钱德勒:中国学生往往数学非常强,他们作为学习者的能力是非常强的。不过在中国的教育模式下有一些知识不需要学习,到美国以后需要从头学习。另外,很多时候中国学生希望从教授那里获得答案,而并不习惯于自己探索,或者和团队合作共同去寻找答案。当然,其他国家的学生也会有类似的问题。

《财经》:《人类简史》的作者赫拉利认为,人类将可能会被新的物种所取代。您作为一个科学家,怎么评价这种预言?这个问题和教育也是密切相关的,如果真的变成那样时代,可能教育就消失了。

钱德勒:我没有读过《人类简史》。我不认为人类会被机器人或人工智能所取代,虽然有很多工作可能会被机器取代,但是人类是这些机器的控制者。目前科学只是向前走了一小步,我们对于我们自身、对于我们的大脑,还存在太多太多的问号。某些预言或许理论上是可能的,但是我不可能看到,包括我的子孙也看不到那一天。

《财经》:但是从遗传学上来说,在之前人类历史上是按遗传规律来走的,今后完全可以对遗传进行干预,“新人”和原来生理学意义上的人可能有很大不同。

钱德勒:通过遗传干预,解决遗传疾病当然没有问题,可是通过技术手段改变人类就有争议了,这其实是一个伦理问题。我们需要用伦理的视角来考虑科学问题。没有人能够否认,科学在不断进步,教育受到巨大挑战,但是教育不会消失,只会不断进步。在巨大的挑战面前,教育需要不断地进步,通过培养人才来引领时代。

(本文首刊于2018年6月11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大家都在看:

QQ如何应对中年困境?

金焱看美国 | 美国缺席世界杯,特朗普却想打败全世界

金控扫雷:老牌民营资本系多中招,安邦系明天系小心退场

项俊波当庭认罪悔罪:一审认定受贿1942万元

爱他又恨他,就让他去做电池。那里既有宁德时代,也有沃特玛

责编  |  苏月  [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